首页 永乐国际手机版登录上海没有灯火阑珊

上海没有灯火阑珊

文 黎浩楠
1下午,接到朋友小天的电话,让晚上一起喝酒,惊讶之余爽快地答应了。之前,我们叫他出来一起吃饭,他总是推说工作忙,抽不开身。因为,是大学铁哥们儿,我们也知道他的确很忙,所以大家都不怪他,也并没有因为他常常不参加聚会而彼此疏远,反倒因为他的缺失,让大家更加惦记着他。每次聚会,即便他不在,也爱聊与他相关的话题。大学宿舍六个男生,除了我们四个上海本地人仍在上海工作以外,其余两个人,都各自回老家了。一个回了成都,在银行工作;一个回了西安,创业当了老板,日子过得是风生水起。回家之后,他们各自有了自己的方向。而我们几个在上海的,还经常在外滩怅寥廓,问怅茫大地,谁住沉浮;还经常面对黄浦江的江水,沉醉不知归路。我们满怀雄心壮志,却又不得不直面惨淡的现实。上海太大,大到一个人,就像沧海一粟。人从地铁里挤进挤出,像蚂蚁一样忙忙碌碌。记得当初毕业吃散伙饭的时候,我们就问他们,为什么不留上海,上海多好啊?东方明珠多么高啊,黄浦江水多么浪啊,南京路上多么热闹啊。在上海,你买本《杜月笙传》,跟着杜月笙学做人,半个上海滩就是你的;找个上海姑娘学做人,你就赚大了,长知识,长能力,长财富,长辈分,一系列你以前没有的基本上都将会是你的。成都和西安的同学,他们两个的回答各不相同,但是意思几乎一致,足够大胆自信:在上海呆上了几年,回老家去之后,分分钟变成杰出人才。虽然这话有几分损友之间相互打压的狂妄自大,但是也反映出一个现象,假如你不是上海人,在上海读完书之后,选择回到老家,应该是相对明智的选择,发展前景应该会很不错。毕业第一年,当小天的妈妈还在人名公园相亲角转悠的时候,成都的同学已经结婚了。当我们几个在上海挤地铁的时候,西安的同学已经开着他的土豪车到处谈生意了。我们在上海的四个人,除了小天以外,经常聚在一起,这是我们缓解工作压力的最佳方式。我们每个月最少会聚两次,工作上的情绪波动,聚会;感情上的情感纠纷,聚会。一年下来,怎么着也得有近三十次聚会。小天能来七八次。2我们六个人有一个微信群,毕业后,大家不能天天见面,但是几乎天天聊天。时间和距离并没有让彼此生疏起来,关系同上大学时一样,我们在群里面无话不说。归纳起来,常聊的也就几个关键词:新鲜事、金钱、美女、吃喝玩乐。每次说着说着,要么是成都的行长率先打断,不聊了,孩子一直在身边捣乱,我得协助他妈给他喂点儿吃的,让他安分一点儿;要么是西安的老板终止聊天,不说了,马上要去和客户谈一单重要生意。这不是大家常聊的,终于也就把天给聊死了。遇到这种时候,我在离他们几千公里远的上海,独自对着手机无言。上海的其他几个人,大概也同我一样,静静地在思考着些什么。于是群里一片沉默。满屏的成就感,家庭的幸福,事业的成功,隔着手机屏幕,隔着几千公里,也能让人感受得到。有那么一瞬间,感觉他们都变了,不再是大学宿舍里曾经丢三落四的熊孩子,而成了有责任、有担当的男子汉了。为他们高兴,也为自己的恓惶感到有点悲哀。我们几个的在上海的,观点也是一致的。我们没有勇气与决心撒开手,离开上海,离开家人,去到别的地方成为渺茫的杰出人才。上海自有她的好,在上海作为芸芸众生活着,自有一份独特的幸福与洒脱。成都与西安固然也好,但是,去那里旅游就行了,上海才是最适合我们的最现实的生活。我们在上海,逢着聚会,自然少不了在群里商量在哪里吃饭、到哪里唱歌,少不了晒个吃饭、唱歌的图片什么的。回老家的同学起初是羡慕,说你们生活在同一个城市真好。后来变成了调侃,你们又聚在一起烧钱了。或许是他们都成家了,所以不再羡慕了吧。而当小天发来哀声叹气的语音,我们就都知道,这次聚会,他又来不了。3有一次晚上十一点过,我因为工作上的一些事情,心情比较烦躁,辗转难眠,很想找人出去喝酒。于是打电话给小天,这个点儿打电话给别人,如果不是关系过硬,定会迎来一顿臭骂。我想让他出来一起吃宵夜,因为就我们俩相距最近。我问他在做什么。他说他在加班。“我猜你就在加班。”我直截了当地说。“这竟然是我听过的最感动的话。”小天在电话那边俏皮地说。“你好像挺享受加班似的,看不出任何疲倦,精力很充沛啊。看来,找你吃夜宵的计划又泡汤了。其实,我在打电话之前,就估计找你没戏。但还是给你打了电话,不过现在我心情好多了。”“好吧,那你早点休息,改天我请你们吃饭。”小天无情地结束了我们的对话。第二天早上起来刷朋友圈,小天了发了一条状态。原文是:我一猜你就在加班,这是我听过的最感人的话。看了一下时间,凌晨一点。显然,他是一点钟才放下工作的。看着这条朋友圈,我仿佛觉得自己突然间变得非常强大。我好像给了小天力量,又好像小天给了我们力量。我们都清楚地知道,在上海,我们是如此平凡,如此渺小,但我们相互鼓励,相互支撑,所以就是感觉无所畏惧。那一天,我们在群里,围绕着小天的朋友圈,聊了一整天。大家先是寻本溯源,挖出了“我一猜你就在加班”的原创,戏谑了一番。于是,成都行长就问,大神,你猜一下,我现在正在做什么呢?于是,群里纷纷回复。我猜你正在数钱。我猜你手正在抽筋。我猜……我们都知道小天说的改天是遥遥无期的,所以也并不期待。我们也常常安慰自己,他的名字就叫小天,他难道还能改天吗?4小天主动约我们喝酒。我们的第一反应是,准发生了什么大事。果然,他辞职了。我们几个都准备好了,听他诉说关于职场的一肚子苦水。他曾经说过,在上海,工作可以裸辞,上午辞掉这个工作,下午就找到另一个工作了。在毕业后的最初半年时间,小天频繁地换工作,仿佛只有一个目的,那就是论证他说过的话是真理。每次他辞职,每次他请客吃饭,这已经成了惯例。我们一边喝着酒,一边听他谈公司怎样的不靠谱,但是我们最后的结论是:觉得他越来越不靠谱。虽然我们几个铁哥们儿,总在找由头让彼此请客吃饭,但是我们打内心了还是希望小天稍微稳定下来,让他不靠谱的职业生涯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。后来,小天不再频繁换工作了,稍微稳定了,但是我们的聚会他也经常缺席了。我们看着他从普通的销售职员,晋升为销售主管。他没有任何捷径,靠的就是拼。拼智商,拼情商,拼耐力,拼体力,拼胆量,拼酒量,但凡能拼的他都拼了。拼的结果是,他得到晋升,得到加薪,同时,他越来越忙,承受的压力也越来越大。最后,他辞职了。这份工作是他毕业后干得最久的工作,一共两年半时间。吃饭的时候,我们很好奇,问什么他干得好好的,突然就辞职了呢?小天说,他看到过一份研究报告,上面的观点是,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人不能胜任自己的工作,因为当他能胜任自己的工作的时候,他就会晋升,于是就需要适应,需要磨合,这就是不能胜任;若他能胜任当前工作而长期不被晋升,他就会消极怠工,丧失拼劲,这也是不能胜任。他说他自己是被研究的对象,正好被研究报告说中,他由于晋升的原因已经不能胜任自己的工作。他做自己的本职工作,一整天下来,已经很忙碌、很累了,加上分摊部分领导的工作,加班就成了家常便饭。我们都不必问,为什么领导的事情他们自己不做。这种问题太过幼稚。你分摊原本该上级做的事情,这就是游戏规则。但是这个规则本身很容易让人Game over。小天是销售部门主管,他的上面有公司副总,有CEO助理,有CEO,有董事长秘书,有董事长。小天每天的工作,除了负责他分内的销售板块之外,还要跨级处理CEO助理分内的事情。他感觉非常不适应,相当于干了两份工作,相当于一个县长每天要跨级处理省长的事务一样。他经常感叹:一个人大神般的能干,真的是能保佑一帮人闲云野鹤般的悠闲。5到KTV唱歌,小天先不唱歌,拿着麦克发表了议论。我们都不干涉他,任他发泄心中的不愉快。我们能感受到,这次的辞职和以往不一样。他忍受了太多委屈,承担了太多低水平管理带给他的负荷。酒,他一瓶接一瓶地喝。长篇大论,他滔滔不绝地来。在职场上,有人居高临下,有人狐假虎威,有人盛气凌人,有人八面玲珑,有人装腔作势,有人长袖善舞,有人阿谀奉承,有人上谄下骄,有人偷奸耍滑,有人得过且过,有人口是心非,有人声东击西,有人慈眉善目却又蛇蝎心肠。有人善于实施魅惑,有人惯于扇风挑唆,有人乐于聆听八卦,有人好弄阴谋权术。职场百态,不一而足。林子大了,什么鸟都有。用这句俗语来形容职场,真是在合适不过了。有人奔走斡旋,原本属于自己分内的事情,很快就甩给别人。干活的时候不见其人,邀功的时候冲在前列。倘若要担责背锅,他们就又很快地找到了替死鬼,把自己洗得一清二白,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。尸位素餐,一心追求老子无为的境界。久而久之,他们便习惯以老子自居,以尊者自居,遇事指手画脚,把班门弄斧也当做是在指点江山。在职场上,总是有人在是在计较。为什么自己整天忙死累活,为什么别人一天却游手好闲?为什么发奖金的时候,别人拿钱拿到手软脚软,而自己却与奖金没有任何关联?这里面的原因,自然也是相当复杂,说出来一定就变了味。唯有自己却体会,经验的积累与教训的总结才会愈见深刻。往往那些办公室满口负能量的人,恰巧专好挣表现,遇着上级走到跟前,干活干得热火朝天。小天继续喝酒,开始告诫我们,像一个虔诚的宗教信徒,在熟练地讲述着他自己领悟的、早已经烂熟于心的圣文。在职场上,听见什么负能量的言论,一定要把它丢到一边,这正好是别人消耗你斗志的子弹,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,都会将你的胸膛射穿,让你的结局相当悲惨。在职场上,不要锋芒毕露,各方面都表现得很能干;各方面都表现得很能干,那么你就得什么事情就干;不要什么事情都揽,多给自己一些时间和空间,关心家人,提升技能,享受人生。在职场上,一定要离那些花枝招展的女性远一点,不要见了她们就像醉酒了一般,然后酒后吐真言,能说的,不能说的都说了个遍。说不准他们就是某一级领导安插在基层的眼线,他们的灵魂与肉体,早已与领导的紧紧相连。在职场上,一定要在某一方面,把自己锻炼得相当能干,让自己自信,阳光,坚韧,果敢。哪怕有一天大家不欢而散,你也有底气决绝地一路向前,不会三步一回头,一路走一路叹,不停地抹眼泪,心中充满了留念。小天说到不想再说,他终于开始纵情唱歌。摇滚和当时的心情更配。所以,来吧,黑豹乐队的《无地自容》。我们夸小天歌唱得越来越好,他说这都是平时无语的时候太多,说话也越来越少,所以歌就越唱越好。对他这无理而妙的解释,我们送上了啤酒与掌声。那天夜里,我们玩到凌晨两点。家在哪里?辨不清方向不知道。只知道家的地址,淹没于上海的霓虹之中。我们注定要众里寻他千百度。但我们纵然醉酒,心中也不慌不恐,蓦然回首,家就在灯火通明处。上海,没有灯火阑珊。深夜的上海依旧灯火璀璨。坐在出租车上,夜景在窗边流动,一切都如梦似幻。在上海,你被时间追赶,被成功召唤,甚至可能被失败鞭笞得毫无尊严。但是,在上海,你没有时间伤感,你必须跟着上海的节奏一起运转,哪怕是噙着泪水,也要奋斗,也要向前。明天,太阳从东边升起,迎着阳光看东方明珠,她一定极像一颗亮闪闪的珍珠,十分耀眼。假如你没有在上海,也请为自己点亮努力奋斗的灯盏,迎着光亮,一路向前。

上一篇:已是最新文章!
下一篇:

永乐国际旗舰下载 w66利来官网 和记娱乐微信号 ope客戶端英超 uedbet体育平台首页